首页 > 武侠修真 > 君天之外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四百一十三章 破开心魔(1 / 1)

李梦潜?这个名字对于此时的李家少主来说,显得既陌生又熟悉。它横亘在那里,像是一根卡在肉里的木刺,时时刻刻提醒着此时的李家少主不要忘记此时对于这个世界怀疑。

终于,在这个名字浮现在脑海中后没多久,李家少主仿佛是找回了那个从前的自己,那个八岁前孤苦凄凉却心若磐石的自己。一股热火在他的心中燃烧起来,凭借着这股热火的支撑,他离开了蜷缩的角落,离开了这间屋子。

然而,他离开屋子后,却没有第一时间去院中与李老爷夫妇以及自己怀孕的妻子汇合,他像是疯了一样,在偌大的李府中,一间房一间房地四处翻找。甚至连下人们居住的房间和柴房都没有放过。

也幸亏今日是中秋节,大多数人都聚集在院中参加宴席。要是换在平日,定会有不少人注意到少爷的怪异举动。今日他却是可以肆无忌惮地踢开一扇扇房门,进去彻底搜个干净。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更不知道他翻遍了多少房间,此时的天色已然昏暗下来,中秋的圆月微微露出了头来。此时的李家少爷趴伏在一间杂物间的地上,拼命扒开各种杂物,终于,在微弱月光的映照下,他从杂物堆中,翻找到了那件他想要找的东西。

银白色的月光缓缓洒落,仿佛给他手上的那样东西洒上了一层银粉。但银色的光辉却无法掩盖那本被李家少爷捧在手上的破旧古书封面上的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只见,那本李家少爷寻找了许久,终于找到的古书上有着极为古朴的三个金色古文。像是九岁那年一样,李家少爷一眼便认出了字的内容,封面上写的,正是“祖龙诀”这三个字……

夜幕已然彻底降临,此时,李家的宴会早已开始了一段时间,然而,李家的少主却是迟迟没有出现。主座之上,李老爷夫妇和少夫人脸上都不由地泛起了一丝焦虑。

就在他们准备再差遣下人去寻找少爷的时候,只见,在月辉的映衬下,庭院外的圆形拱门处出现了一个身影。仔细一瞧,竟正是李老爷夫妇的养子,少夫人的夫君,李家的少当家来了。

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少东家的身影有些晃晃悠悠地走入了院中。让人感觉到有些奇怪的是,此时的少东家手中似乎提溜着一样东西,那样东西反射着月辉,散发出森森寒意和极为不详的气息。

一时间,院中嬉笑的声音都静止住了。所有人都可以看出,这李家少东家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

“你总算到了,大家都等你呢。怎么衣服弄得这么脏,你之前都干什么去了?还有你拿着刀做什么?”李老爷苍老但不失威严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李老爷算是问出了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然而,面对质问,少东家却是丝毫正面回答的意思都没有。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彻底失语了。

只见,少东家没有回答老爷的问题,而是提着朴刀,径直走到了主桌之前,脸上流露出了一副无限惆怅又似乎有些不舍的表情。紧接着,他对着坐北朝南端坐在主座之上的李老爷夫妇深深地鞠了一躬。嘴里似乎还在念叨着什么。

他嘴里的声音极为轻,远一些的根本人无法听清楚,只有在极近距离的几人以及他自己可以听清。他说的是---“这段日子谢谢你们了,父亲大人还有母亲大人,虽然你们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但我还是由衷地谢谢你们。不过,这一切也该有个了结了。”。

话音落地,所有人尚未反应过来,李家少主已然是高高抬起了头。此时他的目光变得无比决然,仿佛是下定了某种决心。

接下来的一幕,让院中的所有人都彻底愣在了原地。

只见,李家少主刚一抬头,便高高举起了手上的朴刀,朝着已然年迈,须发皆白的李老爷一刀劈去。手起刀落,血溅当场,李老爷连话都没来得及说上一句,人头便咕溜溜滚在了地上。

“你!你为什么?我们养了你十几年,待你视如己出,就算不是你的亲生父母,也从没有亏待过你。为什么?你这逆子,你这是在做什么啊!”最先响起的,便是李夫人张氏带着哭腔的悲愤质问。

这个一手把小乞儿带回李府的妇人,过了十几年,已然没有了当年的风华,除了头上丝丝缕缕的白发外,眼角也出现了掩饰不住的鱼尾纹,但眼神依旧如当年那般明亮温柔,只不过,此时她的双眸早已彻底被泪水浸没,脸上露出既惊惶又悲痛的表情,悲愤地质问着行凶的李家少爷。

此时,院中的宾客也终于回过了神来,纷纷大喊“杀人啦!”之类的话,有些人已然开始向着院子外逃跑。

行凶的李少爷却是丝毫没有理会养母张氏的质问,对于宾客的喧哗也毫不在意,只当他们根本不存在。

他几步走到瘫在地上,抱着李老爷无头尸的养母张氏,再一抬手,机械式地重复了先前杀李老爷的动作。这一刀挥下,似乎斩断了许多的过往。八岁那年夫人温柔地轻抚着小乞儿烫红的手、九岁那年夫人跪在地上祈求老爷原谅犯下大错的孩子一次、十几年来所有的点点滴滴,一切的温柔,都随着这一刀彻底消逝。

李家少主冰冷的脸上,有一瞬间的悲恸流露,但也只是一瞬间,伴随着张氏的人头落地,他的脸上再次罩上了一层寒霜。月光下,他的身影疯狂且孤单,无尽的落寞写满了他持刀的背影。

“为什么?夫君你为什么要杀了老爷和夫人!夫君别杀我,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啊。”一个断断续续抽泣着的女子的声音突然响起。正是李家少主的妻子瘫倒在地上,这柔弱的女子正在苦苦哀求。

面对妻子的提问,李家少爷终于做出了第一次正面的回答:

“你问朕为什么?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要继续装下去吗?朕倒是想问你,为什么要让朕经历这些?雕虫小技,还要在朕面前现眼到几时?”。

李家少主居然是对着怀孕的妻子反问出了这样一句话,不仅如此,他这一次的自称居然是变成了“朕”。

这番话刚一出口,一股异样的波动便瞬间扩散了开来。女子的抽泣声戛然而止,四处逃窜的宾客仆人也一瞬间停了下来,整个院子一时间显得极为诡异。

紧接着,更为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原本瘫在地上的少夫人双眼突然变得赤红,整个人也以极为不正常的姿势站了起来,而那些停下身形的宾客仆人也一齐双眼赤红,数十双赤红色的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了拿着朴刀的李家少主。

所有人眼神同时看向李家少主的瞬间,这些人仿佛是共用了一张嘴一样,齐刷刷地说出了同一段话:

“我给你准备的这些难道不好吗?你从小就缺失的,最想要得到的,难道不是这样生活吗?我给了你几乎完美的家庭,为什么你还一而再,再而三想要挣脱。原本的生活有什么好的?我就是你的内心,我最清楚你想要什么,也最清楚你的痛苦。现实里的你真的快乐吗?

你每时每刻都要提防着他人觊觎你的位置。已然到来的世道将无比艰难,你将面对凭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抗衡的强大敌人。既然现实已经那么苦了,为什么不选择一个快乐的生活呢?选择你最想要得到,在现实中却再也无法得到的生活。

来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可以重启现在的一切,放弃那现实的纷纷扰扰吧,这里有你想要的一切。”。

终于,在李家少主,不,应该是南赵皇帝李梦潜无情的逼问下,心魔第一次承认了这一切皆是虚幻。

“你是朕的内心?哼,少笑掉大牙了。你不过是朕的一个心魔,是朕不需要的一块破布,居然敢大言不惭,与朕混为一谈。你真的懂我吗?你什么都不明白。一开始你的幻境确实很逼真,甚至偷馒头被摊主虐待的事情也都是朕亲身经历过的。只不过,在那之后的一切便都是你杜撰的假象了。

八岁那年,救走朕的,根本不是什么富商李老爷的夫人,而是一个带着青铜面具的家伙。他从摊主手上救下了朕,并把朕带了回去。一开始,朕还以为他会善待朕,哪怕给一口饱饭。谁曾想那人不过是个人贩子,会救下朕,不过是把朕当成了一份货物而已。从那之后的半年,朕天天被他虐待毒打,过着非人的生活。直到有一天,朕偷走了他用来药老鼠的毒药,趁他不注意放在了食物了,把他毒死这才摆脱了魔掌。

朕到现在还记得,当时一起被毒死的还有另外几个和朕一样被他抓来的孩子。但朕从没有后悔那样做。

如今想来,朕反倒是还要感谢那个家伙,是他身上的那份藏宝图,让朕找到了不知哪位前辈留下的和一整洞窟的秘藏。若非如此,也不会有如今的朕。也不会有朕的大赵天下。朕从来没有为自己的选择懊悔过,再来一次,朕也会选择这样的人生。

朕从没有掩饰过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朕想要的是建立一个所有人至少都能吃得起热馒头的国家,朕想要的是独自走上从来没有人踏足的高处见证不一样的世间,朕想要的是朕所想要的一切。你根本不明白。你居然以为亲情和家庭可以让我沉沦?实在是可笑至极。

甚至还想利用来抹去朕的本性,结果差点被朕提早看破,实在是幼稚不堪的低劣手段。果然破布就是破布,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是必须丢弃的垃圾。

朕告诉你,朕想要的,无论多难,都一定会得到手,除非朕身死道消,否则绝对不会放弃。而朕不想要的,无论是谁,都没有办法强塞给朕。”已然觉醒的李梦潜用极其冰冷的言语,回应着心魔的蛊惑。

此时的李梦潜,才是最为真实的他。不同于伪装成赵离面对沈崖和温妙月时的儒雅随和,也不同于平时展现给臣子手下的高深莫测,此时面对自己心魔的他,才是真正的他。是一个集合了庞大的野心、至极的恶念、伟大的宏愿、几近疯狂的执着于一体,集合了冷酷、阴鸷、孤傲、决绝、清醒、智慧、果敢于一身的,极为复杂却无比鲜明的个体。

他绝情断欲却又心怀天下,他是独一无二的王者,是从出生起便注定成为高位者的存在。

面对此时的李梦潜,心魔竟然也在一瞬间彻底失语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心魔才借着院中众人的嘴巴,强撑着说道:

“哈哈哈,我承认是有些小看你了,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摆脱我了吗?我告诉你,我马上就能给你制造下一个幻境,到时候你又会失去一切记忆,重头来过。什么样的幻境我都能给你制造。

这里的所有人都有可能是我的本体,是你这一次的妻子呢?还是院中的其他人呢?只要你不能一次找到我的本体所在,我就能无限次地给你制造幻境,总有一次能够让你沦陷。就算你每一次都能看破,你的肉身也支撑不了那么久的。下一次制造什么样的幻境好呢?是一统天下的幻境还是成为仙帝的幻境呢?哈哈哈哈哈,我真是很期待啊!你期不期待呀?哈哈哈哈!”。

心魔肆无忌惮地说出了这一番话,显然他还有最后的底牌。

然而,面对心魔的挑衅,李梦潜却是丝毫不为所动。闻听心魔的一番自夸,李梦潜只是眉毛微挑,旋即冷冷地说道:“你不懂我,可我很懂你。我说过,我想要的,一定能够得到,这次我想要一次找到你的本体,也不会例外。”。

话音落地的瞬间,李梦潜没有丝毫犹豫,眼中寒芒一闪,握着朴刀的手只是轻轻一挥,伴随着一声空气被划开的声音,有东西被一刀破开了。

被破开的,居然是少夫人鼓起的肚皮。此时,肚皮被一刀破开,李梦潜毫不犹豫,一手探出,死死抓向了那被刀割开的血口子……

此时,现实世界的皇城上空,三名元婴修士的争斗已然到了白热化,再打下去,各自都得要施展出真正的力量了,那将会是一场空前的灾难。可就在这时,一阵异样的波动突然扩散开来,紧接着,一道金光蓦然从高空的云层中直坠而下,照到了一直被沈崖护在身后区域内的李梦潜身上。

同一时间,一声龙吟声响彻了整座京城,七色霞光瞬间弥漫开来,笼罩了整座皇城的上空。

感应到了这一切,沈崖最先反应过来,他嘴角微微翘起。紧接着便只听他嘴里淡淡念出了两个字:“成了。”。

沈崖的话音尚未传出多远,金光和七色霞光之中,南赵皇帝李梦潜猛然睁开了眼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