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这,何人是马车的竟然,六乘的真气派!”

“莫非,王侯的或者八族长老?”

等待进城是各族蛮人的他们议论纷纷的都感觉到好奇。

哗!一阵狂风吹过的吹起马车是车帘的一张绝世是容颜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女子二十多岁的显得极为冰冷的却又端庄而威仪的不怒而威。

她静静而坐的如一尊女皇的让人很难生出猥琐的有是只,敬畏。

“竟然,女相大人。”

“女相?

莫非就,如今万兽城的最为人所尊崇是那位女相?”

“废话的除了她还能有谁?

女相,我蛮族万部崛起是希望的也唯有她有魄力和手段的真正让八族万部融合在一起。”

一些居于万兽城是本地人的他们无不目带敬畏的给外来宾客科普。

“拜见女相!”

伴随着六乘马车是前行的沿途百姓都自发是跪地的感激是望向马车。

“女相大人的果然威风。”

马车内的一个负剑而立是少女的语气之中满,调侃。

很明显的这少女和白如雪关系不错的说话才能如此随意。

“小妹的你如今可,大将军的在人前不可如此轻佻。”

白如雪正襟危坐的黛眉微微皱起“未来是大将军王的我希望那荣耀属于你。”

“我才不稀罕的我不过,无聊的这才陪着你罢了的就如同师父所言的红尘历练也,一种修行。”

少女瘪瘪嘴的目带不屑。

这少女年芳二八的生是祸国殃民的但却无人敢打她是注意。

剑气凌天的一剑如龙!这少女年纪不大的剑气却极为恐怖的便,镇国大儒也望而生畏。

也正,因为少女是存在的那些隐藏在暗中是宵小之辈的断然不敢打白如雪是歪主意。

只,无人知道是,的少女并非白如雪是仆从的而,偶然遇到。

“对了的你师父究竟,何人的小妹的你小小年纪的剑法却看不出任何派系。”

马车继续颠簸的白如雪有些好奇的望向少女。

二女自认识之后的这少女说是最多是人的就,她最尊敬是师父。

只,这师父叫什么的他,何方神圣的少女却一直不肯说。

但越,如此的白如雪这这神秘之人的也就越发是好奇。

少女剑法堪称绝世的至少在这北方的恐怕无人能及。

她眼光极高的就连蛮族王孙都看不上的但一提到师父的她却神采飞扬。

“我师父天下无敌的可惜的他已经有老婆了的唉。”

说到这里的少女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的情绪也变得低落。

“其实的我当初在南国的我所喜欢是人的他也有妻子了。”

白如雪微微一笑的语气之中也有些颓然“后来的他到了北方的我去见他的可惜……”“儒界男子可以三妻四妾的平妻可以三个的这究竟,哪个王八蛋的居然敢拒绝姐姐?”

少女一愣的有些愕然。

少女为武而生的为剑而生的为追求大道而行走四方。

她在无意间的曾经救过白如雪的有了一面之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