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 / 2)

莫晓蝶歪着头,挠了挠耳朵:“是我听错了吗?陆总好像没有结婚吧?”

“现在没有,不过很快我们就会结婚的。”

“可是,我听说沫沫是卢氏集团的千金,在一次去孤儿院做义工时偶然发现的,然后才领到陆家认祖归宗的?”

“我就是卢氏集团的千金卢欣欣,我和陆总已经在商量结婚事宜了。”

卢欣欣的话还未说完,莫晓蝶直接将手中的钞票摔到了她的脸上,一脸嘲讽:“就你?还卢氏集团千金?别搞笑了。我看你顶多就是陆家的保姆而已,如今做错了事被赶出来,想买通我拐走陆总的千金报复对不对?”

“你这个疯子,竟然这样羞辱我!”卢欣欣从小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上前伸手就要甩莫晓蝶耳光。

莫晓蝶抓住她的手腕一用力,她整个人瞬间向前摔了出去,结实的趴在了地上,甚是狼狈。

“我告诉你,保姆也是要有职业道德的。谁不知道,卢欣欣小姐美丽大方,温柔贤惠,没事儿经常带着媒体的人去养老院,福利院做义工。怎么可能做出买通糕点师带走陆家千金这样下作的事情。”

说完她又在卢欣欣身上猛踢了两脚继续说道:“还有,谁不知道卢小姐虽然帮陆家找回了女儿,却不求回报。不管陆总如何示好,也不肯嫁入陆家。你这个保姆一看就是没文化,不看新闻。竟然敢冒充卢小姐,我这就打电话报警来抓你。”

莫晓蝶言语中尽是讽刺,弯腰抓住卢欣欣的头发将她拎了起来。

“你这个疯子,我饶不了你。”卢欣欣此时已经气的失去了理智,伸手就抓向莫晓蝶的脸。

莫晓蝶侧头躲开,顺势抬脚在她腿上用力一踹,卢欣欣一个趔趄竟然跪在了她面前。

“哎呦,你这是干什么?就算是知错了也用不着行如此大礼。我可担待不起。”她连忙后退了两步,捏着嗓子表示很惊慌。

心里却乐开了花,多年来的仇恨,今日终于可以出一口气了。

卢欣欣有些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感觉膝盖钻心的疼:“你,你这个疯子,我和你拼了。”

说着又冲了过来,大有一副要和莫晓蝶同归于尽的架势。

莫晓蝶摇头:“不自量力,这可是你自找的。”

说完,一拳打在了卢欣欣的脸上,反手就将卢欣欣擒住。

这些年在乡下,她闲着没事儿,跟着李明阳兄弟俩学了不少的防身术,今日总算是用到了。

此时的卢欣欣鼻青脸肿,手腕被莫晓蝶从身后扣住,却依然很嚣张:“你这个做蛋糕的,你给我记住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你这个保姆,到现在还嘴硬,不如我们到陆家找陆总问清楚,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卢小姐,为什么要鬼鬼祟祟的买通我带陆家千金去见你?”

说着,莫晓蝶拽着她就要去敲陆家的大门。

卢欣欣吓出了一身冷汗,近几年,卢氏一直在走下坡路,生意越来越差,急需要机会投资转行。

陆晨旭刚刚给出的条件非常诱人,这几年家装行业正是热门,卢氏此前也

想投资,奈何资金不足。

刚刚陆晨旭允许卢氏入股星月家装百分之二十,这对卢氏而言是个绝好的机会。

如果被陆晨旭知道她想买通糕点师见沫沫,以陆晨旭冷酷的性格,一定会翻脸无情,收回刚刚的承诺。

“你放开我,快放开我。”眼看陆家的大门就在眼前,卢欣欣急的满头大汗。

“放开你?让你再假装卢小姐去骗人吗?”

“不,不我不会再骗人了。我们都不容易,都是打工的,彼此应该相互理解和同情不是吗?”为了卢氏企业,卢欣欣不得不咬牙放低姿态求饶。

“你承认自己在冒充卢小姐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